仙居游记

Tags

仙居游记

notion image
其实,这不算是游记。
本来以前已经写好了一篇仙居游记,但是回头看时,觉得不甚满意,似乎只是一篇相册说明而已。选几张照片,加一点说明,就是游记了?这也许是游记的一种形式,但我觉得,游记还可以更开放更自由一点,以游玩时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感为主线 ,想到哪,写到哪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。
从上海到仙居的路程有点远,足足花了五六个小时。以前觉得不怎么晕车的,这次自己作死,不仅坐在了容易晕的后排,还拿出iPad看电视。结果,不到一个小时,立即见效:吐得稀里哗啦。还好自己带了垃圾袋,没把坤哥租来的车弄脏。这件事让我突然意识到:坐在电脑前面久了,平时又不怎么锻炼,身体状况堪忧啊,以后得加强锻炼,身体是游玩的本钱 。晕车事件,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玩兴,感觉整个人一下子从生龙活虎变成有气无力了。再有趣的景致,若是没有很好的身体去欣赏,也会变得没那么有趣了。
路上,为了打发时间,大家开始寻找各种打发时间的游戏。最开始呢,是玩成语接龙。这可是我的最爱啊,于是,本来还因为晕车懒洋洋的自己,一下子变得又精神了,在脑袋中搜索各种成语,在游戏快要接不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好词,感觉特别有成就感。对于成语的兴趣,还记得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在那位语文老师的引导下,突然对于语文有了很浓厚的兴趣,那段时期背了好多古诗词和成语,经常自己一个人像唱歌一样背这些东西,觉得很朗朗上口,很有意思。后来呢,虽然很少再去刻意的背这些东西了,但那份对于文学的兴趣和还不错的语感却一直陪伴着我。
不过看大家好像对于成语接龙的兴趣不是特别大,于是我又提议了一个游戏:众筹编故事。前一个人随便编一个场景,后面的人接着他的话继续编,看谁最能瞎编。 这个时候,就可以发现每个人的一些特点了,比如坤哥喜欢科幻类的,总是星球太空黑洞,雪美总是顺着话题跟风,难怪以前玩谁是卧底她总不死,燕平喜欢喝咖啡,每次轮到他就是主人公又端出了一杯咖啡,梦怡的想象力特别丰富,动不动就穿越,葛冲总是扯到手中的烟蒂,鑫卓总能把话题说污,动不动就把主人公变性成女的,还是裸女,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
最后呢,我们编了一个兼具科幻、穿越、色情、恐怖等众多元素的故事。至于这个故事究竟讲了什么,额,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了,只顾着当时编得爽了。不过呢,剧情重要么,享受这个大家一起做白日梦的过程,不也很快乐么?
在车上时,葛冲还牵出了一个很重大的话题:梦想。他说他很想体验下放荡不羁的生活,很想在丽江生活一段时间,可是后来他找了女朋友之后,发现好多想法就再也不能实现了,不能再只顾着自己玩了,还必须承担一些不得不背负的责任,比如房子、车子之类现实的东西。难道成长就是慢慢的从浪漫主义变成现实主义么? 小时候那些天真浪漫的梦想,现在被我们丢到哪里去了呢?有人曾要周游世界,最后却固守一城?有人曾要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最后却成了软件代码的工程师?有的时候不是梦想太难,而是我们再也不是当初的自己。
很喜欢一个词:在路上。 这个词代表着追逐和活力,仿佛只要我们在路上,梦想就不再遥远。而旅行之时,我们则无时无刻不是“在路上”。在路上,而不是在家里,或者在公司。这是一种全新的环境,全新的体验。你永远无法预料,下一个路口,你会看到什么风景。因为未知,所以有趣。我一直觉得,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不断的去体验未知,当然这个体验最好不是毒品之类有害的,那种体验最好还是别有。未知的游戏,想去玩上两把;未知的美女,想去聊上两句;未知的地方,想去走上一遭;未知的概念,想去了解一番。这种对于未知的好奇心,是一个人的生命力是否充沛的最好证明,好奇使人年轻。
我特别欣赏坤哥的一点就是他的生命力特别充沛,特别能折腾。他去过五六个国家,曾经耗时三个月自驾两千多公里游玩过新疆内蒙等地,上次他给我们做了一个关于旅行的分享,里面有一个他去过和想去的标记地图。看着他那地图密密麻麻的去过的地方,突然发现自己好狭隘。我们总是以为身边即世界,却忘记了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人们,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 ,而这种生活方式,如非亲眼目睹,我们可能无法想象。那个时候,也许我们才会意识到:原来人生不止这一种活法!
你都不知道有多少种生活方式,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方式呢?就像你都没认识过几个女生,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?很喜欢张嘉佳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里借一个老太太的口说的话:“我就特别看不起你们这帮年轻人,二三十岁就叨逼叨说平平淡淡才是真。你们配吗?我上山下乡,知青当过,饥荒捱过,这你们没办法经历。但我今儿平安喜乐,没事打几圈牌,早睡早起,你以为凭空得来的心静自然凉?老和尚说终归要见山是山,但你们经历见山不是山了吗?不乘着年轻拔腿就走,去刀山火海,不入世就自以为出世,以为自己活佛涅槃来的?我的平平淡淡是苦出来的,你们的平平淡淡是懒惰,是害怕,是贪图安逸,是一条不敢见世面的土狗。 女人留不住就不会去追?还把责任推到我老太婆身上!呆逼。”
第二天游玩时,在坤哥的带领下,我们几个人五点多起来去看日出了。上次看日出是什么时候呢?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看了一篇关于黄山日出的课文后去看的日出吧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太阳每天升起又落下,我们却每天都熟视无睹。何处无日出?何处无竹柏?但少闲人如吾三人者耳。

© fishyer 2022